清风在弦

天阴欲雪。

存存,存存。

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还是意思意思存一下从自家双华提出来的一点儿东西。


师兄许泊(席白)人缘不错,就是名儿一直容易被叫错,被天南地北的同门操着五花八门的口音一声一声喊,历练八百年没正儿八经回过几次门派的师弟江寒回门派乍一听有这么个人,就有了点儿印象。外出历练撞上了进度相当的笑嘻嘻一打招呼,[席白师兄]可没应呢吗。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好在师兄习惯了也不在意这么点儿,不知为何有点令人心疼地熟练,自个儿圆了过去,剩那么个不自知的文盲师弟被双子发威撂趴下还在一口一个席白席师兄。

梦幻的遇见就是这样开始这样结束的。

那之后很久两人搁一块儿了,暗搓搓纠正了自个儿空耳的江·记吃不记打·寒快乐地给师兄搓了满满一捧木芙蓉,想起以前傻乎乎的日子差点踩进回忆杀,师兄轻飘飘搓搓他狗头。

“你以前也叫错过。”
“没有???”
“有。”

Emm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