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在弦

天阴欲雪。

【亮云】笔落惊风雨①(上)

老式公寓顶上吊着有气无力的灯泡,随着带了半分不干脆的闷响,狭小的空间在惨败的光辉席卷下一览无余。

新的一年。

眼瞧着窗外又炸开几朵烟花,数声炮竹暴跳的躁动反被由远及近的警笛同零星几句叫骂声盖灭过去,赵云熟门熟路插上电,从黑屏一直到电量攒够开机的时间恰好够一块面饼在冲了热水的汤粉里泡得半生不熟。

楼下警笛拖着长音拉远,去年刚立不久的禁燃令,督促永远比搁着任凭自觉有效。赵云挑起一叉子面又按回汤里搅搅,屏幕上跳转了新一波消息通知。滑过几屏推荐与分享提示,扫却一眼评论栏,各种结局猜想占却半壁江山,排着各种队形。他一条条翻阅毕,紧接而至变着花样立Flag强行HE倒是令他没来由哭笑不得。

然后他毫无波动地拉开文档将做足了伏笔也早有预告的结局终章贴上去,正如同鼠标轻击下确认发表的揿钮时挟着刀光剑影的清脆响动,上传过程便夹着一片刀雨。

夜不算深,尚有许多眼睛睁着,在赵云就着发表完毕将前篇评论阅读暨回复完毕的空档儿,底下慢慢掀起了腥风泪雨。
专栏主人放下了叉子。

赵云是一名写手,业余写手,本职是个几乎八杆子打不着的计算机专业学生。跨年钟声响一声并不代表假期实习作业报告的死线能因此宽上半分。空叠了大半文件夹文档的资料正文还未动一个字。好容易往先前深坑填上最后一把土,底下倒又炸上了。倒不是他赵云没心思,论文他是没要紧,自己哪天更新在千把字朝下了,区区论文不在话下。

坏大概就坏在文学社长乔学姐的订婚贺还没主意。

照理说,他一个清水文手只要有点思路,什么刀山玻璃雨,喔,打住,什么什么基本都不是话。偏偏乔学姐的口味他还吃不透,委婉些,近年来她的变化叫人有些始料未及——从赵云高中时追的一个甜到蛀牙的少女风文手到双管齐下,新进化的部分能连那位高中时便已经开始交往的男友为之眉头一跳的地步。

好在她的文笔并未受到半点负面影响,依然令人读不到最近更新便舍不得放下——而报道参观校园那天居然发现喜欢的太太和自己一所大学,赵云想都没想就在不管怎么说就是在契机下发现了忠实读者的小学弟文笔相当可圈可点的桥头风太太,也就是乔学姐这一有着相当长定语的人物指引之下签订契约成为了马猴文手。
——文学社每月都有小活动记得来参加哟赵云学弟。

所以重点并不是赵云堂堂七尺男儿居然写得一手好清水而是乔学姐对他来说那是很·重·要·的·人。(敲黑板)

哦,更重要的是赵·写得好好的不知为何就又双叕BE·掌刀房亲爹·一不小心就控几不住记几40m大刀·云人如其名,为学姐兼引路人再兼喜欢的太太的贺文开始发愁。

消息框抖动一下子,“奈何桥头风落杈”文评掉得很快,实际白天时候赵云就把手稿给她看过一次。娇小甜美的学姐痛心疾首一拍桌,在食堂周围目光集中过来之前正襟危坐语重心长。
文评则委婉得多,有生之年希望吃到一口云龙大的糖,“不带O不带写作糖读音为shǐ不带刀片的那种可以放心下口的糖”的意愿至少砍去了那感天动地的前缀。

赵云的压力却一点不少。

乔学姐是个甜党,是个能面对大风大浪读完云龙所有作品,历经刀山火海,于刀子雨下穿行如风在满地的玻璃渣里艰难地坚挺的甜党。每每读完更新的小红点退出专栏,这位太太笑容中藏着疲惫,敲碗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铿锵,深藏功与名。

对,即使有这个艰难无比的前缀他依然是一位甜党。赵云对新打开的文本文档温情注视之余如此补充道。










亮云现代AU,第一章的上半部分。

这是一个上学期的存档,大约只有第一章长一点点了,几乎是习惯了头重脚轻翻到上学期晚自习摸鱼的本子也很绝望。本子上只有两章,密密麻麻,目测第二章比第一章还少三分之一。想想自己日常丢本子还是悄咪咪存个档。打上来的时候有一咪咪改动,把不大对头的时间修了一点点,稍微断了一下句。

这里,暂时没到军师出场。

下一章其实也没有。(什么)

起名废,憋在意名字。

我流云妹超乖的,内心戏还是挺直。

先打一点,第三章之后的转折和展开还要靠下学期的晚自习手稿,我有预感又是我自己挖了个坑。要是有什么梗啊想法啊欢迎来喂。
文笔没有,垃圾话一堆,辛苦看到这里的你们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