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在弦

👌有生之年1定可以。

茂修不是毛球:

陆刀刀……兔兔?

@清风在弦
酸锅我等你滴戏

啊…喔…
万万没想到啊,想了很多次魂总和云老板对上的场合。
居然是季军争夺。
双迷弟开始有了微妙的起火感。

【亮云】见龙卸甲



*暗鸦之灵X忍·炎影

*吃私设长大的,啊呜。

【其实还有个名字,夜空中最亮的星,还是不好意思瞎套,溜了溜了。】


还债还债。

CLX肝疯了,没能在去年摸完这点。

哇断断续续摸了十几个晚自习的草稿零零落落。

还没摸到车门。

写东西太差被抓回学校了Bu

…慎,后头的我给自己建设一下这学期敲敲打打。
给点心理预设,受不了我的瞎比比请以眼睛为重…!
⬇️⬇️走你。

@茂修不是毛球 一起约的好病友问卷。
吹啊吹啊我D骄傲放纵,吸溜一口☁️。

笑出一曲高山流水。(…

茂修不是毛球:

@清风在弦

说的就似李!
痛奇宝贝橙子酸!
吴蜀关系毁于一旦!

就,前儿刷着大话西游3的时候突然想起来。
假设着至尊宝皮儿猴子一捞紫霞皮露娜,忽而那紫青宝剑抽了半截横在脖子上凉丝丝。
“嚯…不是吧…?”
“我是他哥哥,青霞。”



其实第一个想到的画面是黑毛(不存在的青霞皮儿)铠哥神情肃穆。
“秦祥林。”

猴子:?

上着数学突如其来满脑子露娜性转X铠哥。
Emmm…卢纳X铠,这是月光骨科?
被自己的脑补戳死,觉得和铠哥美貌(Bu)相近的月光之子会非常帅气,也许自己膜不出万分之一。
萦绕了一个多月的念想,先码码,已经回不去了。

*BGM:夜空中最亮的星

有私设注意

稍微有了一咪咪进步然卵的草稿流。

 


拖了好久的作业。


夜空中最亮的星,本来想得好好的一大把糖。


一时……没忍住。我的锅。


在画完之前先学会了唱orz


问我画风为什么不一样啊,因为前前后后零零散散涂几笔涂几笔一个月,每天画风都不一样。


就是个没有画风的人,对不起他们万分之一的美好。


 


将星陨落。


 


他们真好。

【亮云】笔落惊风雨①(下)

赵云是谁,皮子挺占便宜的普通小伙子一个,照那平日不是赶课就是窝着赶论文和更新的日程,这名字可能站地儿一念说不准有几个认识。但惊云龙是谁,恐怕在圈儿里看过些文的都多少有耳闻。

近年崛起的新秀,新晋人气榜作者大大,文笔清新,再是眼下一眼能戳中诸位读者心尖儿的不做作,剧情起伏推得一派行云流水,描写辞藻不华丽却洗出了髓似的简明通透。虽然也有人质疑过惊云龙有蹭了另一位老资格作者桥头风太太的人气才能有今日粉红的嫌疑,然而架不住惊云龙一篇一篇功底扎实的文笔,反正两位作者私交确实不错,也就没成什么话题。但凡是戳开过“枪出雷动惊云龙”这个主页专栏的读者没个读完几篇的功夫都不想按退出。


这只是对惊云龙此人文笔的小评,最重要的主流印象连标签都如此一目了然地扎心窝。


是的,刀龙这个一看就令人痛心疾首的至俗至雅称号便是关键词了。

一般来说,正常按剧情来,即便有因为牺牲主角之一而合理地没话说以命换命换来另一角色再世,怎么说生离死别不过一世,来世还是能够给人留个遐想好好玩耍的,偏偏用平静无比又止如微漪的曲笔绕出人人似君影最后却连忘记自己都隐约记得要寻找的人半点都记不起确切;好不容易平淡清净又无为一回却惊醒觉来俊贤为强英雄骨,情义终为难断清,只余了半樽酒不知温凉的怅然若失不若初。

 

评论区每每花式鬼哭狼嚎强咽刀子和着血泪炸开一溜诸如“云龙爹专刀直达”“明明是套路还能清奇得七荤八素”云云,先前面对“刀龙爹每拟完一个人设第一眼一定拟好了死法”的一条评论,赵云内心复杂无比把回复栏“我也不想的”之后“奈何”“只是”删去几次,尔后久久不能平静地把新文二号主角的死法再细到章节——也不是每个人都死啦。

 

对,人设!

 

叉子击起一片汤花将未融开的汤粉颗粒又一次搅得浮浮沉沉,赵云脑内迅速疏通了第一条下足的路径。人设通常左右情节,如若安排得当,或许就能避免因角色设定使然一步步被拖向悲剧泥淖的不归路。

 

赵云不是第一次写傻白甜,这种事情他不说轻车熟路也该是自然无比。

——尽管向来甜的最高进度也未过半就能迎来当头一刀。

 

然而人设总是关键的,即使不一定一气呵成细致到脸上有多少毛孔的恐怖,当然是夸张的说法,没几家儿子女儿一生下来就有鼻子有眼,但人物的性格确实要有具体些的确数,一边眼神冷酷一边温柔无比含情脉脉用着娇滴滴的声音半是平静半是疯狂地一边捅刀一边敷药问你疼不疼的这些,恕他直言,惊云龙的段数着实离这差了些还望高抬贵手。

 

虽然这样轻言放弃出师未捷身先死不是他一贯的风格,但,不会就是不会,角色独有的性格可以是变化无常这类,但共存这种是决计做不大出来的。假若刀龙爹真的把上述人设扭进文字里,比读者更先一口气上不来的绝对是他本人。能屈能伸,大丈夫。(。)

 

所以在逼逼这一堆的时间里赵云已经很有效率地把两位主角的大体设定捏了一遍。

 

在乔学姐的喜好和自己写着顺手顺心的范围里找交集本该是同它看起来一样容易的事,但把甜作为首要条件的话,执行筛选查找的任务就从入门嗖一下难度连跳三级。

 

惊云龙的轰轰烈烈无一幸免残灰落地归风万里的终局。通常碰撞是极容易出事的,细水长流相比之下则稳得多。浪涛铺天盖地搅起不宁,而毁灭也接踵而至,清溪濯石将其磨了棱角更为久远,哪怕是泯然众生,亦不足惜。

私心赵云其实是喜欢后者多些的,奈何变质的过程太长,笔下一个不留神又成了令人抱憾的故事。不若借此次突破一下,寻思着有哪里长进也好。

 

内心戏并未拖去手上太久的时间,待放下键盘从头审视起整份人设与初始大纲设定,赵云的眼睛揪着由常用的生名器吃毕人设读条许久才挤出的名字。

 

诸葛亮。

 

即便是自己亲手编撰的小程序,拉取范围内的随机结果也令他琢磨不透,按惯例也总要多扫几次将名字一个个抄了反复斟酌才敲下主人翁姓甚名谁,这次竟是生了就此定下的念头。赵云端着草稿本的那只手顿上一顿还是将这名字抄上,紧接着便似是带了敷衍意味一般连抽几次,本上那新的一页却仍是只有那一个名字霸着。

 

不应当,鼠标滑轮上下滚了几圈终是就此作罢,他便将构思丢入文档慢火细熬。惯用的插件是就着过去某次作业的契机捣鼓出来的,标签对应式分类贴合,只要在工具栏几档人物姓名输入对应姓名,随后的编辑只要自己理顺人物本身定位关系,在正确的地方快捷键贴上人物标签,就不用担心跳名串戏。标题他不需多想,早在大纲成型只是便行云流水浮出脑海。笔记本合上的轻响拽起空杯塑料叉与垃圾袋亲吻的声音,窗外天已隐隐泛白。顶着稍显沉重的头颅与爬上眼帘的睡意,匆匆打理收拾一番之后赵云很快倒在枕头上给头脑充电。

 

今天是休息日,可以较平常忙于奔波各处教室的日子多挨几小时的枕头。早安,这才刚刚开始。

【亮云】笔落惊风雨①(上)

老式公寓顶上吊着有气无力的灯泡,随着带了半分不干脆的闷响,狭小的空间在惨败的光辉席卷下一览无余。

新的一年。

眼瞧着窗外又炸开几朵烟花,数声炮竹暴跳的躁动反被由远及近的警笛同零星几句叫骂声盖灭过去,赵云熟门熟路插上电,从黑屏一直到电量攒够开机的时间恰好够一块面饼在冲了热水的汤粉里泡得半生不熟。

楼下警笛拖着长音拉远,去年刚立不久的禁燃令,督促永远比搁着任凭自觉有效。赵云挑起一叉子面又按回汤里搅搅,屏幕上跳转了新一波消息通知。滑过几屏推荐与分享提示,扫却一眼评论栏,各种结局猜想占却半壁江山,排着各种队形。他一条条翻阅毕,紧接而至变着花样立Flag强行HE倒是令他没来由哭笑不得。

然后他毫无波动地拉开文档将做足了伏笔也早有预告的结局终章贴上去,正如同鼠标轻击下确认发表的揿钮时挟着刀光剑影的清脆响动,上传过程便夹着一片刀雨。

夜不算深,尚有许多眼睛睁着,在赵云就着发表完毕将前篇评论阅读暨回复完毕的空档儿,底下慢慢掀起了腥风泪雨。
专栏主人放下了叉子。

赵云是一名写手,业余写手,本职是个几乎八杆子打不着的计算机专业学生。跨年钟声响一声并不代表假期实习作业报告的死线能因此宽上半分。空叠了大半文件夹文档的资料正文还未动一个字。好容易往先前深坑填上最后一把土,底下倒又炸上了。倒不是他赵云没心思,论文他是没要紧,自己哪天更新在千把字朝下了,区区论文不在话下。

坏大概就坏在文学社长乔学姐的订婚贺还没主意。

照理说,他一个清水文手只要有点思路,什么刀山玻璃雨,喔,打住,什么什么基本都不是话。偏偏乔学姐的口味他还吃不透,委婉些,近年来她的变化叫人有些始料未及——从赵云高中时追的一个甜到蛀牙的少女风文手到双管齐下,新进化的部分能连那位高中时便已经开始交往的男友为之眉头一跳的地步。

好在她的文笔并未受到半点负面影响,依然令人读不到最近更新便舍不得放下——而报道参观校园那天居然发现喜欢的太太和自己一所大学,赵云想都没想就在不管怎么说就是在契机下发现了忠实读者的小学弟文笔相当可圈可点的桥头风太太,也就是乔学姐这一有着相当长定语的人物指引之下签订契约成为了马猴文手。
——文学社每月都有小活动记得来参加哟赵云学弟。

所以重点并不是赵云堂堂七尺男儿居然写得一手好清水而是乔学姐对他来说那是很·重·要·的·人。(敲黑板)

哦,更重要的是赵·写得好好的不知为何就又双叕BE·掌刀房亲爹·一不小心就控几不住记几40m大刀·云人如其名,为学姐兼引路人再兼喜欢的太太的贺文开始发愁。

消息框抖动一下子,“奈何桥头风落杈”文评掉得很快,实际白天时候赵云就把手稿给她看过一次。娇小甜美的学姐痛心疾首一拍桌,在食堂周围目光集中过来之前正襟危坐语重心长。
文评则委婉得多,有生之年希望吃到一口云龙大的糖,“不带O不带写作糖读音为shǐ不带刀片的那种可以放心下口的糖”的意愿至少砍去了那感天动地的前缀。

赵云的压力却一点不少。

乔学姐是个甜党,是个能面对大风大浪读完云龙所有作品,历经刀山火海,于刀子雨下穿行如风在满地的玻璃渣里艰难地坚挺的甜党。每每读完更新的小红点退出专栏,这位太太笑容中藏着疲惫,敲碗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铿锵,深藏功与名。

对,即使有这个艰难无比的前缀他依然是一位甜党。赵云对新打开的文本文档温情注视之余如此补充道。










亮云现代AU,第一章的上半部分。

这是一个上学期的存档,大约只有第一章长一点点了,几乎是习惯了头重脚轻翻到上学期晚自习摸鱼的本子也很绝望。本子上只有两章,密密麻麻,目测第二章比第一章还少三分之一。想想自己日常丢本子还是悄咪咪存个档。打上来的时候有一咪咪改动,把不大对头的时间修了一点点,稍微断了一下句。

这里,暂时没到军师出场。

下一章其实也没有。(什么)

起名废,憋在意名字。

我流云妹超乖的,内心戏还是挺直。

先打一点,第三章之后的转折和展开还要靠下学期的晚自习手稿,我有预感又是我自己挖了个坑。要是有什么梗啊想法啊欢迎来喂。
文笔没有,垃圾话一堆,辛苦看到这里的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