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在弦

天阴欲雪。

高考还没开始后摇就被安排得明白……
我…………………

我朋友,壮怀少林剑之巅的男人。

是个垃圾话和我不相上下的,暗仔…………。

在我考虑要不要放下尊严双开当当号接济自己的时候。

他已经做人小道长的快乐赞助了。

华仔实名嫉妒…………

可能因为我,是个,低配剑纯吧。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可能这是TE吧。

太过分了,梦还不给华山仔做了,小声嘟嘟。

存存,存存。

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还是意思意思存一下从自家双华提出来的一点儿东西。


师兄许泊(席白)人缘不错,就是名儿一直容易被叫错,被天南地北的同门操着五花八门的口音一声一声喊,历练八百年没正儿八经回过几次门派的师弟江寒回门派乍一听有这么个人,就有了点儿印象。外出历练撞上了进度相当的笑嘻嘻一打招呼,[席白师兄]可没应呢吗。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好在师兄习惯了也不在意这么点儿,不知为何有点令人心疼地熟练,自个儿圆了过去,剩那么个不自知的文盲师弟被双子发威撂趴下还在一口一个席白席师兄。

梦幻的遇见就是这样开始这样结束的。

那之后很久两人搁一块儿了,暗搓搓纠正了自个儿空耳的江·记吃不记打·寒快乐地给师兄搓了满满一捧木芙蓉,想起以前傻乎乎的日子差点踩进回忆杀,师兄轻飘飘搓搓他狗头。

“你以前也叫错过。”
“没有???”
“有。”

Emmm……

【悲惨注意】卡路(自)里(闭)

弱小,无助但能吃的卡级华仔。
在一天内被吃掉一百多分,有这么难受。

该来的总会来的,文盲注意。





每天上分第一句 先给自己打个气
每次碰见一万一 磕头右上对不起

香帅香帅看看我 我的剑该砍哪里
努力,我要努力 我要论剑不擦地

pose pose 我要论剑不擦地

为了输出不被嘲 一套劲敏一套体
为了下本不红装 无憾四海洗增益

天生华山太苦B 除了帅气没看D
努力 我要努力 为了季末不自闭
pose pose 为了季末不自闭

PVPPVPVP
PVPPVPVP
PVPPVPVP
PVPPVPVP

PVP我的天敌!!
旁:拦住那个吹风机!

拜拜 臭道长 同门暗香小灯泡
破盾一套不喘气
我的血条在哪里?

拜拜 水攻lai 灯一抡瞅你咋地
沧海萝莉不可欺
禁锢一套见血皮

来来 PVE 诛心坚韧又咋地
首领开大没脾气
该打几滴还几滴

来来 小师弟 砍树种地再养鸡
还债不够房租抵
生活玩家又加一

第二次D作业。
拖了有点晚,发出了又一次原皮的声音。

万年老二,全是军师带的好,我给军师丢脸了。

儿童画,溜了溜了。

治疗疗…记仇仇,晕眩眩!!

霖草:

亮云五军对决2.0预告
【严令禁止红莲斗篷】
【谁家的赵云快领走!】
【这次一血何人所为,是谁伸出了罪恶的双手】
【一片红条中确认过眼神,是我的人】
【你们两层眩晕!老师和嘻哈表示委屈】
【仙君:我是神仙不杀生,全靠执事拿人头。】
【与你一起漫游草从】
【闪现没卵用,治疗最靠谱】
【闪现不如治疗,治疗不如眩晕】
【老师嘻哈两次排反,你们是制杖吗】
【动作最骚包的原皮亮:我在飞】
【赵云:我觉得有五百个被动在针对我】
【趁着混战收人头的某位军师】
【敬请收看】

这次我披了老师emmm终于不是最后

👌有生之年1定可以。

茂修不是毛球:

陆刀刀……兔兔?

@清风在弦
酸锅我等你滴戏

啊…喔…
万万没想到啊,想了很多次魂总和云老板对上的场合。
居然是季军争夺。
双迷弟开始有了微妙的起火感。